暴雪的求生欲
时间:2018-11-26 编辑: 来源:游戏葡萄

11.jpg

  暴雪嘉年华已经结束大半个月,而相关话题热度并没有消减多少。近日,kotaku采访了10多位匿名的现任、前任暴雪员工,将爆料整理成了这篇万字长文。

  文章提到,暗黑3的第二部资料片的开发曾在夺魂之镰上市前被取消,暴雪员工认为这是该公司近年来最大的失误之一。此外,暴雪每月的活跃用户增长放缓,加上开发人数不断增加,动视新的首席财务官提到暴雪当前第一要务是省钱,员工也担心动视越来越多地插手暴雪。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暴雪内部还在研发魔兽版的《Pokémon Go》。

  当市场环境和玩家群体不断发生变化的时候,暴雪作为近三十年来最受欢迎的游戏大厂其实也做出了一些妥协与改变。在两年、五年或是十年之后,这种改变又会带来怎样的结果呢?

  长文总结:

  1. 暗黑3的第二部资料片的开发在夺魂之镰上市前被取消了。一些还在暴雪工作或曾在暴雪工作过的人认为取消《暗黑破坏神3》的第二部资料片是该公司近年来最大的失误之一。

  2. 夺魂之镰游戏总监Josh领导开发了代号为“哈迪斯”的暗黑4,是类似黑魂的作品,采用了越肩的第三人称视角,但该作在2016年被重启了。Josh也离开了暴雪。

  3. 所有消息来源都证实,从2016年开始研发的代号为“芬里斯”的项目就是《暗黑破坏神4》。它的美术风格更贴近哥特黑暗的暗黑2,他们想让《暗黑破坏神4》变得恐怖,让它变得更暗黑,[摆脱]《暗黑破坏神3》里任何被认为是卡通化的东西。同时暗黑4将会引入更多的社交元素,诸如玩家可以彼此碰面组队的主城,开发地图+副本地下城等。

  4. 《暗黑破坏神4》迟迟未能公布可能是受到了泰坦项目取消的影响,暴雪希望在游戏更接近于完成时再公布游戏。

  5. 前魔兽总监Tom Chilton正在开发一款魔兽游戏。

  6. 暴雪正在研发魔兽版的《Pokémon Go》,与之相比,暴雪版还有更多的功能,包括单人游戏机制。

  7. 暴雪员工担心动视越来越多地插手暴雪,随着老麦的离职,这一担心变得越来越大。在2018年春,暴雪年度面向全公司的“Battle Plan”会上,来自动视的首席财务官Amrita Ahuja跟所有员工说,公司明年的目标之一是 - 省钱。

  2018年11月2日,暴雪一年一度的暴雪嘉年华在粉丝群体中引发了争议,这款暴雪标志性的ARPG游戏系列的粉丝大声斥责公司忽视了PC玩家。

  在2012年《暗黑破坏神3》在PC上灾难性的发布之后,2014年的夺魂之镰暴雪救赎了暗黑,暗黑的粉丝们期待着这个系列游戏的第三作将获得长期的更新支持,也许是第二部资料片。毕竟,这款游戏已经卖出了超过3000多万拷贝。

  但是自2014年以来,《暗黑破坏神3》的更新一直是轻微而零星的,暗黑破坏神到底发生了什么?《暗黑破坏神3》的长期计划到底如何了?《暗黑破坏神4》是否正在开发又或者暴雪已经放弃PC游戏而转向手机了?

  为了回答这些问题,我跟11名现任和前任的暴雪员工进行了交流,他们都不透露姓名,因为他们没有接受媒体采访的授权。他们告诉我说,《暗黑破坏神3》的第二张资料片被取消了,以及《暗黑破坏神4》,它确实在开发当中,但已经在2016年重启过一次。他们还谈到了该系列在中国的受欢迎程度,另外他们还谈到了被取消的泰坦项目的幽灵是如何笼罩着暴雪的许多决策。

  其中一些人也对动视对这家广受玩家喜爱的游戏公司的影响提出了质疑。在2008年,动视与出版商威望迪(当时是暴雪的控股公司)合并,成立了动视暴雪。但在过去的十年中,暴雪一直以保持独立运作地位而感到自豪。凭借自己的管理结构和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尔湾市的总部,暴雪一直都在动视的其他部门和子公司中独树一帜。(动视总部位于尔湾西北部的圣莫尼卡,距那里大约一小时车程。)暴雪并不会坚持严格的制作周期,比如相对于动视每年的年货使命召唤,暴雪在传统上会给予开发者尽可能多的时间。这也是该公司以制作世界上最伟大的游戏而闻名的原因之一。

  然而,在今年,暴雪的员工们则表示,目前说得最多的东西之一就是削减成本。对于粉丝而言,甚至对于在暴雪工作或曾经工作过的一些人来说,他们都在担心公司文化的某些深层因素可能正在改变。

  当我联系暴雪公司置评时,暴雪通过电子邮件发来了一份公司发言人的声明,暴雪说:“暴雪过去是,现在仍然是一家由开发者推动的公司。”同时他还表示:“我们创造的所有游戏都代表了我们的游戏开发者自己所热衷的创意。就像《魔兽争霸:兽人与人类》,或者《守望先锋》或任何我们制作过的游戏一样。我们相信最好的游戏是我们的开发者所信奉的游戏。“

  在2013年底或者是2014年初,在夺魂之镰发布之前不久,暴雪发布了一个令开发团队震惊不已的内部公告:《暗黑破坏神3》的第二张资料片被取消了。负责暗黑破坏神开发的暴雪第三开发组此时还没有对第二张资料做过太多的工作 - 他们大多数还是专注于ROS - 但(第二张资料片)已经是规划为他们的下一个项目。但现在,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他们告诉团队说,‘你们已经做完了夺魂之镰,这真的很棒。但我们认为对于暗黑IP来说,最好还是以任何形式转移到《暗黑破坏神4》上,“一位当时在场的人这样说到。“团队的总体感觉是,至少在我的印象中,就是管理层投出了不信任票。他们认为《暗黑破坏神3》搞得极为糟糕(giant fuck-up)。“

  那《暗黑破坏神3》真的是一团糟么?当然,这款备受期待的ARPG在2012年5月推出时立即引发了一场灾难,因为来自世界各地的粉丝们都在试图进入游戏,然后发现自己根本没法玩,这要归功于可怕的“Error 37”,这个每次无法链接游戏时而弹出的错误提示后来演变成为了互联网上的一个梗。此外还有其他的一些问题,比如残酷的难度飙升曲线和现金拍卖行,它允许玩家以现金买卖战利品,这扭曲了《暗黑破坏神3》的物品平衡。

  在整个的2012年和2013年,暴雪的第三开发组解决了许多这类的问题,彻底改造了难度系统并取消了拍卖行。《暗黑破坏神3》演变成为一款深受粉丝喜爱的游戏,并于2014年3月推出了夺魂之镰,开发团队将这款游戏变成了备受好评的ARPG之一。那么,为什么暴雪会取消第二个资料片呢?

  “很多人都对此感到震惊,”那位当时在场的人说。“我认为他们中很多人都觉得说 - '我们在《暗黑破坏神3》上犯了错误,但我们已经从中吸取了教训,我们制作了夺魂之镰来展示我们能做到些什么。我们把(原来暗黑3的毛病)都修正好了,夺魂之镰的确做得非常棒。’我想很多人都觉得说我们已经弄明白了,我们知道如何去做这款游戏,第二部资料片,不管它到底做成什么,都将是我们最高水平的呈现……他们没有真正看到夺魂之镰(所取得的成功)就釜底抽薪真的让我们心痛。“

  现在我们还不清楚到底为什么暴雪不想去支持一款在商业上如此成功的游戏,但是,在第三开发组的人看来,这是暴雪的管理层已经对《暗黑破坏神3》失去了信心,甚至在夺魂之镰发布之前就认为它是失败的。“总体上的看法是,管理层认为,‘这个团队真的搞砸了’,”一位在场的人说到。“他们本可以等上几个月,看看夺魂之镰的市场表现如何,但在他们看来(《暗黑破坏神3》)已经是无法挽救的。”(当夺魂之镰于2014年3月下旬在PC上推出时,暴雪表示它在第一周就卖出了270万份 - 这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但与《暗黑破坏神3》原版在PC和主机上大约1500万份相比还只是个零头)

  当被问到这个问题时,暴雪并明确回答关于第二部资料片取消的疑问,但作为更广泛声明的一部分,它谈到了通常游戏取消的做法。“就游戏取消而言,我们认为这是一种力量 - 这反映了我们对质量的承诺,以及我们一贯的运营方式,”一位发言人说。“从历史上看,我们在过去三十年中,我们推出了占总制作量大约50%的项目 - 我们认为这些项目代表了暴雪的品质。不推出一款游戏绝对不是一个轻易做出的决定,但它对我们来说一直是正确的决定。取消泰坦项目让我们得到了《守望先锋》,而另一个例子是,取消Nomad带领我们走进了魔兽世界。“

  在2014年3月,当粉丝们因夺魂之镰而欢庆暗黑破坏神的回归时,第三开发组内则濒临解散。一些开发者离开了公司; 其他的人则转向了不同的项目,比如魔兽世界或新生的《守望先锋》。一些人坚持下来为《暗黑破坏神3》制作补丁,但第三开发组已经不再全力以赴地展开工作了。“在他们拥有最强大的暗黑破坏神开发团队的时候,他们把开发组都分散了”一位当时制作夺魂之镰的人说到。对于那些开发者来说,这是暴雪管理层的又一个令人困惑的举动。他说到,“给开发团队更多的时间来看看夺魂之镰的表现,以及第二部资料片的进展情况,这才更像是暴雪的作风。“

  那些留在第三开发组的人开始谈论《暗黑破坏神4》的样子。Josh Mosqueira是加拿大人,他此前是负责《暗黑破坏神3》的主机版移植工作,后来担任了夺魂之镰的游戏总监。他将领导这个代号为哈迪斯(Hades,希腊神话中的冥王)的新项目的开发。其目标是把这个品牌带向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

  据三个熟悉这个项目的人说,Mosqueira和他的团队设计了一个黑魂(Dark Souls)式的暗黑破坏神。那将是一个哥特式的,富有挑战性的地下城游戏。它将不再保持暗黑破坏神前三作游戏的等距视角,而是采用越肩的第三人称视角。从2014年到2016年,这就是第三开发团队的主要项目,同时还要为《暗黑破坏神3》开发少量补丁和内容更新。然后,就跟《暗黑破坏神3》之前的第二部资料片一样,哈迪斯也被取消了。

  与任何一次取消一样,这一举动的背后可能有很多的原因,但根据两位与哈迪斯项目有关联的两个人的说法,这个项目开发很艰难。“它根本没有成形,”其中一个人说到。到了2016年中,Mosqueira离开了暴雪。目前尚不清楚是哈迪斯的取消导致了他的离开亦或者是他的离开导致了哈迪斯的取消,但可以肯定的是,就在那时候,这个项目被搁置了。(当Kotaku联系Mosqueira时,他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暴雪的第三开发组要做两件事。开发者们需要有活儿干,而现在哈迪斯已经没了,他们就要为《暗黑破坏神3》提供DLC,这就是被称为死灵法师的崛起,这是一个职业类的DLC,开发团队希望能够满足那些渴望更多暗黑破坏神内容的粉丝。然后他们中的一些人开始研发一个代号为芬里斯(Fenris,这是北欧神话中的一只巨狼)的项目。

  我们所有消息来源都证实,芬里斯目前就是《暗黑破坏神4》。自2016年以来,暴雪的第三开发组一直在开发这个版本,一些看过它的人说他们对这个方向持乐观态度。“[设计总监] Luis Barriga对这款游戏有着非常强烈的愿景,”一名前员工表示,“这是暴雪很多人都感兴趣的。”

  “他们想让《暗黑破坏神4》变得恐怖,让它变得更暗黑,[摆脱]《暗黑破坏神3》里任何被认为是卡通化的东西。”

  这个项目愿景的一个关键部分就是艺术风格。在游戏开发过程中,许多工作室使用他们称之为“支柱”的词语来帮助定义游戏的目标,以便团队中的每个人都能达成共识。对芬里斯来说,其中的一个支柱很简单:拥抱黑暗。(Embrace the darkness)

  “有很多人都觉得说《暗黑破坏神3》在艺术风格和技能效果方面脱离了暗黑破坏神的宗旨,”现任的一位暴雪员工表示说,他还补充说芬里斯的目标就是更接近广受玩家喜爱的暗黑破坏神2。而另一位则表示说:“他们想让《暗黑破坏神4》变得恐怖,让它变得更暗黑,[摆脱]《暗黑破坏神3》里任何被认为是卡通化的东西……用现在的方式去制作那些人们在暗黑破坏神2中所恐惧的东西。”

  芬里斯仍处于早期开发阶段,可能要到2020年乃至更晚才会推出,因此可以肯定地说,开发团队今天做出的许多决定都会随着时间而改变。(我们不知道它是在PC上先出还是计划在PC和主机平台上同时发布,事实上,团队可能还没有做出这个决定。)比如,一个正在进行的讨论就是是否保持等距视角或使用以哈迪斯为原型的第三人称视角。根据熟悉芬里斯的三位知情人士的说法,游戏的最新版本与以前的暗黑破坏神游戏一样是等距的,但这种做法是否会改变依然存在变数。

  芬里斯的另一个支柱是让暗黑破坏神更具社交性,从命运中汲取灵感【我就不吐这个槽了,你们在评论中来吧】,加入了目前暴雪开发者们所谓的“轻MMO元素”,进一步借鉴暴雪在过去的大型MMO上的成功。之前的暗黑破坏神游戏里,主城里都是由计算机控制的任务提供者和商人 - 想象一下,如果在探索这些中心的同时,你可以与其他玩家见面并进行组队会如何?然后,你可以和他们一起去副本地下城,这是不是有点像命运的攻击小队或者魔兽世界的下副本呢?

  “有一个问题一直被不断问到,'如果有一个等价于'攻击小队'的东西,你要进入一个以故事为中心,精心设计的地下城关卡,这样的暗黑破坏神会是什么样子的?”一位熟悉该项目的人士说到。“如果我们的核心还是暗黑破坏神,而刚好还有一群人能在地图上做其他很酷的事情会如何?”

  一个挥之不去的问题是暴雪将如何通过芬里斯来赚钱。暴雪的其他大型游戏,比如《守望先锋》和《炉石传说》,可以通过卡包和装扮品开箱来提供持续的收入来源。而对于暗黑破坏神,暴雪还没有找到同样的赚钱方式。(一位前员工承认说 - “公司一直在为如何做到《暗黑破坏神3》的长尾盈利而苦苦挣扎”。)从我们所听到的消息看,这些决定在芬里斯身上还悬而未决,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定论。

  芬里斯还处于早期状态 - 所有这些想法都可能改变或者永远不会做到最终产品里 - 但是第四部暗黑破坏神作品正在积极开发中,这让我们很难不去思考:为什么暴雪不去谈论它?公司暗示了这款游戏的存在,并在博文和直播中坚称,它正在开发“多个暗黑破坏神项目”,但是,使用“《暗黑破坏神4》” 这个字眼却可能平息大部分愤怒。

  在本月早些时候,我曾报道暴雪为嘉年华制作了一个视频,里面联合创始人Allen Adham会谈到《暗黑破坏神4》。暴雪后来否认说这个视频是为嘉年华而制作的。而在那之后的谈话中,两位消息人士告诉我说,不管公司的声明里是如何说的,其实在整个的2018年里都有计划在今年公布这款游戏。“在1月份的时候,他们还在全力以赴(地制作),'我们会做好这件事情,我们将会提供一个可试玩的演示,'”其中一个人说到。“当我们努力到5月的时候,这款游戏的进度还还远远不够。这是很正常的问题。事情的进展比他们想要的慢。“那个人说,到了夏天的时候,他们仍然觉得有戏。“我觉得就是(表述上)耍了一个滑头……如果他们在任何时候改变了主意,他们就可以说,'哦,这不是预定好的。' 至少作为开发团队来说,我们被告知,会放出点风声来,这一直是我们的目标。“

  而另一方面,一位不在暗黑破坏神部门的参与了嘉年华规划的现任员工则告诉我说,据他们所知,《暗黑破坏神4》从未计划过在这场嘉年华上亮相。

  不管有没有计划,《暗黑破坏神4》都没有公布。这里有一种解释:暴雪被泰坦的幽灵所困扰着。

  泰坦是暴雪于2007年左右开始开发的全新MMO的代号。泰坦设计为《模拟人生》,《求生之路》和《军团要塞2》的结合体,你可以在白天忙你的业务并在晚上成为超级英雄,泰坦是暴雪在网游领域相对已经驾轻就熟的魔兽世界走向另一个方向的尝试(大家可以在我们的2014年报道中了解有关泰坦是如何运作的更多信息。)

  在2013年初,经过漫长的开发周期后,暴雪取消了泰坦项目。团队的一部分人继续留下来制作《守望先锋》,这款游戏后来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这个项目也成为暴雪的耻辱 - 一个投入了巨大的时间和金钱的项目,而除了令一些人感到沮丧,更糟糕的是每个人也都知道了。他们不仅在这款失败的游戏中浪费了大量资源 - 而且每个人都知道这一点。暴雪在2008年承认了这个项目,并且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它的存在经常被暗示和询问。

  因此,当芬里斯尚处于开发的早期阶段时 - 而且第四款暗黑破坏神已经经历了一次重大重启了 - 不难想象开发团队会不会担心另一个漫长的开发周期迎来的还是一次悲剧。甚至是连“ 暗黑破坏神4 ”这个词也会让期望达到开发者们还不想达到的高度。“ 暗黑破坏神团队非常偏执于话放得过早然后陷入困境的循环,” 一位前暴雪开发者说到,“他们不想在做出预告片和演示版之前展示游戏。”

  “显然泰坦笼罩着我们所有人,”另一位前暴雪开发者说到,“尽管《守望先锋》从泰坦的灰烬中崛起,这位开发者补充说,“人们并没有在泰坦身上看到成功。”

  “我们倾向于制定一个明确的公告计划,其中包含一些具体的细节,并希望在我们宣布时能够有一个可玩的演示版本。” - 暴雪发言人

  “我觉得大家想要在距离人们可以上手玩到游戏相当接近的时候再宣布这些东西,”一位现任的暴雪开发者说,他指的是泰坦和暴雪的另一个著名的取消项目,《星际争霸:幽灵》。“(那些)只会让人们感到非常失望。”

  暴雪在一份声明中也证实了这一点。“就未公布的游戏而言,基于我们对项目进展和方向的感受,有很多东西可以在开发过程中改变,”暴雪表示说。“因此,在我们准备好之前,我们尽量不分享有关未宣布项目的详细信息。我们倾向于制定一个明确的公告计划,其中包含一些具体的细节,并希望在我们宣布时能够有一个可玩的演示版本。这一原则适用于我们的暗黑破坏神项目和我们的其他游戏。“

  同样值得疑问的是:泰坦对暴雪的开发过程到底有多大的影响?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看到了泰坦的七到八年的开发周期,《暗黑破坏神3》(在21世纪初进入开发但直到2012年才发布),以及《星际争霸2》(2003年到2010年)。一些资深的暴雪开发者已经花费了超过10年的时间在一个项目上,这促使他们中的一些人渴望更小更短的游戏。这就是暴雪现在在运作一个秘密的新部门的原因之一 - 这个部门的职能与其他部门略有不同。

  2016年,当暴雪联合创始人Allen Adham回到公司时,他宣布将领导这个新部门“孵化部门”。受到实验性的卡牌游戏炉石所取得的巨大成功的启发,这个孵化部门将帮助公司培养新的创意项目。它吸引了暴雪的一些资深开发人员,比如Tom Chilton,他曾担任过魔兽世界六年的总监,而在此之前则担任了魔兽世界六年的游戏设计师。(现在,Chilton正在开发一款手机游戏。)

  而另一位加盟孵化项目的资深设计师是Wyatt Cheng,据两位了解他的人说,他已经在暗黑3中工作了10多年了,想要休息一下。暴雪与一家名为网易的中国公司合作,将《暗黑破坏神3》作为一款免费游戏在中国发布,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暴雪孵化部门正在开发不止一款手机游戏,虽然持怀疑态度的粉丝可能会质疑这些游戏背后的动机,但一些现任和前任员工坚持认为这些游戏正在开发中,因为暴雪的开发者真正想要去制作它们。

  “暴雪有很多手机游戏的玩家,”一位现任的开发者表示说。“很多人的部分想法就是,大家希望在较小的项目上工作。那么在移动领域的做小型项目往往就是有意义的。“

  比如,开发人员告诉我说,很多暴雪人都在玩《Pokémon Go》,这是一款非常受欢迎的手机游戏,可以让你用手机的相机来捕捉野生生物。正如一位开发者说的那样,暴雪总部中心的标志性的兽人雕像就是一个Pokéstop,工作人员每天都会围绕谁来控制这个地标而战。

  这种情况的自然延伸就是暴雪的一个孵化团队开发了魔兽世界版的《Pokémon Go》,现在正在为智能手机平台而研发中。毫无疑问,暴雪的决策者们已经意识到这款魔兽世界的衍生产品可能会带来巨大的收益,但这款游戏之所以能开始制作,也是因为(前魔兽世界的)首席设计师Cory Stockton是Pokémon的忠实粉丝。(玩过魔兽争霸手机游戏的人表示说,与《Pokémon Go》相比,它还有更多的功能,包括单人游戏机制。)

  也许这对Adham来说是双赢的局面。通过手机游戏,暴雪可以通过吸引中国和印度等新兴的视频游戏市场来取悦动视的投资者们,而暴雪也可以通过让资深开发者们在他们真正想做的小型项目上工作来满足其需求。“现实情况是,暴雪所有的孵化项目都是因为Allen Adham认为它们是值得的,”另一位现任开发者表示说。这些手机游戏可能不会吸引到暴雪的铁杆粉丝 - 那些喜欢在PC上玩游戏的人 - 但他们对开发者而言非常有吸引力。

  然而在过去的一年里,动视对暴雪的影响非常真切 - 暴雪的员工表示,对于这家曾经的独立自主公司来说,情况已经开始有所不同。

  据两位当时在场的人士称,在2018年春天,在暴雪年度面向全公司的“Battle Plan”会议期间,首席财务官Amrita Ahuja跟所有员工进行谈话。令许多人感到意外的是,她告诉暴雪员工,公司明年的目标之一是 - 省钱。

  “这是我们头一次听到优先考虑削减成本尽量减少支出的说法,”一位与会人士表示说。“它的表述是,‘不要在不必要的地方花钱。’”

  Ahuja是暴雪的新人,她在春天刚从位于圣塔莫尼卡3100海洋公园的动视总部搬过来开始担任首席财务官,她在金融和投资者关系部门工作了8年。很多暴雪员工觉得,她就是来搞账目的,以便尽可能节省开支,同时提高暴雪的产品产量。(在一份声明中,暴雪说,“我们积极地招募了[Ahuja],我们是从一大群极具竞争力高素质的候选人中挑中了她。”)2016年的《守望先锋》红极一时,但在2017年和2018年公司推出的东西很少 - 只有一个星际争霸重制,一个魔兽世界资料片,当然还有其他游戏的补丁和更新。也就这么多了。

  传统上,暴雪与动视是完全分开的,各自拥有着自己的质量标准和品牌,他们感觉就像是两家不同的公司。你可以在《星际争霸2》中找到魔兽世界的复活节彩蛋,但你永远不会在使命召唤中看到一个《守望先锋》的人物。然而,近年来,情况发生了变化。暴雪的数字商店Battle.net现在上架了像《命运2》和《黑色行动4》这样的动视游戏。Bungie的人出现在暴雪嘉年华2018的直播中并宣布命运2将是限时免费。暴雪开发者一直觉得两家公司的合作越来越紧密了。

  事实证明,2018年对于动视来说将是疲软的一年。这家出版商对命运的表现不满意,并且在第三季度业绩令投资者失望后股价遭受重大打击。一个令人担忧的趋势是暴雪的每月活跃用户停滞不前 - 这被视为炉石和守望等游戏的关键性指标。整个的2018年,正如动视告诉投资者的那样,这些数字已经下降了。结合暴雪缺乏新游戏,很容易理解为什么动视的高管可能想要插一手。

  “你会认为暴雪就要破产了,我们没钱了,”一位前暴雪的员工说,他告诉我他们今年离开公司的部分原因是因为动视的插手。“从花钱的角度来审视每一件小事的运作。本不该如此。但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我们需要表现出增长。” 那对我来说真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沮丧。“

  暴雪似乎正在增加其开发团队的人数 - 一位现任的开发者表示他们的团队被鼓励变得更庞大 - 同时在其他地方削减尽可能多的成本。这一过程可能还没有完成,因为动视似乎仍在寻求提高其内容产出,并定期发布更多的游戏。Ahuja在2018年春季的言论可能只是一个开始。“我们被告知要在每个角落少花钱,因为我们没有新的IP,”一位前开发者说。“因为《守望先锋》设定了我们可以在一年内赚多少钱的标准,所以动视的压力很大。他们希望向股东展示一些东西。“(在《守望先锋》发售后的财报电话会议上,动视表示,它已经带来了超过10亿美元的收入。)

  然后,到了2018年10月,暴雪失去了其领导者。联合创始人Mike Morhaime是一位温和的CEO,他在每一年的暴雪嘉年华上都会快乐地与每个粉丝打招呼,然后今年他说他要辞职,被资深的魔兽世界制作人J. Allen Brack 所取代。Allen Adham和首席开发官Ray Gresko也加入了暴雪的执行管理团队,也许是为了确保工作室能够由暴雪的游戏开发者所掌管。

  这对暴雪来说是一次巨大的变革,而时机正好就是大家已经对动视插手产生怀疑的时候。Morhaime在公司深受广大员工欢迎。一位前暴雪开发者称他为“反CEO”。

  “他不在乎盈利能力,”这位人士表示说。“他只希望员工快乐,他只想做好游戏,让社区粉丝也开心。”

  突然间,走廊里传来一阵窃窃私语,对未来降低成本的举措感到担忧,以及关于动视CEO Bobby Kotick对暴雪可能会有什么规划。“暴雪内部有一种说法是,财务部门打的电话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一位最近离开暴雪的人说到。“这是你三四年前从未见识过的场面。”

  文化的变迁并不总是很明显的。任何在大公司工作过的人都可以证明,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能会出现无形的压力。“有一种诱惑让动视当恶人,”一位现任的开发者说。“我认为这些影响远比那更微妙。”暴雪里的某些人可能会怀着最好的意图做出决定,但如果他们潜意识里知道动视的老板们想要削减成本取悦投资者,谁知道这会如何影响他们的判断呢?“随着动视与暴雪的隔离越来越少,我们会在他们的各个部门看到怎样的重叠?

  如今,无论是在外部还是内部,人们都对暴雪感到不安。围绕暗黑破坏神品牌做出的奇怪决定则加剧了这种情况。事实上,一些还在暴雪工作或曾在暴雪工作过的人认为取消《暗黑破坏神3》的第二部资料片是该公司近年来最大的失误之一。

  一位暴雪的老员工回忆说:“我记得很多人看着对方说,‘哎,如果我们能搞定第二部资料片而不是因为取消而失去一半的团队成员,然后还有所有的这些人事变动,管理层变动,之后我们再沿着哈迪斯这条路走下去……如果我们没有做所有这些事情而是只专注于为暗黑破坏神做一个高品质的第三作,那么它可能现在都已经推出了。”


盘点金庸小说IP改编

iOS畅销榜一周走势图

网易为什么总能做出原创IP好游戏

健康游戏忠告: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上当受骗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

京ICP备15024595号-1

w88优德下载网址 w88优德下载网址